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文科学习 >> 文章内容

中国古代的尚左与尚右观念

[日期:2012-09-11]   来源:齐齐哈尔市学府高级中学  作者:齐齐哈尔市学府高级中学   阅读:9624次[字体: ]
 
中国古代的尚左与尚右观念
 
左与右,原本是人们用以表示方位的名词。以人所设定的位置为中心,左与右的位置相对而言。在古代社会中,人们逐渐赋予左与右以丰富的社会性内容,形成了尚左或尚右的观念,成为用以反映社会中人或事物的上下、尊卑、高低、轻重差别的一种方式。古书中或云“人道尚左”,或云“人道尚右”,看似矛盾,实际上反映的是不同历史时期、不同地域或不同领域所流行的观念。本文拟对该问题作一初步探讨,以为引玉之砖。
  先秦时期的尚左与尚右观念
  在等级森严的先秦时代,人们把左与右的概念与等级制度相联系,用尚左或尚右的观念作为表示人与人之间政治和社会地位高低的一种方式,进而又引申扩大到社会其他领域,用以表示对某种事物重视与否的一种方式。在先秦文献中,比较明确地谈到尚左、尚右观念的当属《道德经》,其文云:“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不得已而用之。”又云:“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即在正常的社会政治生活中,以左为上为尊,以右为下为卑,君子贵左,吉事尚左;而在丧事、军事等所谓凶事活动中,则以右为上为尊,以左为下为卑,用兵贵右,凶事尚右。
  对于《道德经》的说法,清人赵翼曾提出质疑,他说:“《国策》,赵王以蔺相如为上卿,位廉颇右。颇曰:‘相如徒以口舌,位在我上,我必杀之。’苏代谓魏王曰:‘公孙衍将右韩而左魏,田文将右齐而左魏。’《说苑·君道篇》郭傀曰:‘君将东面以求臣,则厮役之材至;西面以求臣,则朋友之材至。’此皆战国尚右之明证也。”①今人徐氏中舒则认为:“古代吉礼尚右,军礼尚左。……兵车,上将居左,车右为佐者居右。”并认为《老子》所说“乃战国时代受楚国影响”②。笔者认为,考诸史实,先秦时代尚左、尚右观念流行的情况较为复杂,需要具体分析,难以简单地将其整齐划一。
  一方面,有些资料证明,《道德经》所说“吉事尚左,凶事尚右”的观念,在某些领域中确曾流行。先就君子贵左、吉事尚左举例如下:
  就先秦的天道观而言,据《尸子》记载:“天左舒而起牵牛,地右辟而起毕昴。”③其意是说:天是从左向右伸展开的,以牵牛为起点;地是从右向左转动的,以毕宿和昴宿为起点。天道为阳,尚左,故以左为上为尊;地道为阴,尚右,故以右为下为卑。《素问》亦云:“歧伯曰:上者右行,下者左行,左右周天,余而复会也。”其意也是说:天自左向右旋转,地则自右向左旋转,一周天后又回到原来的位置。这是古人观察天和地的相对运动而形成的认识。由此可见,先秦人在天道观领域持有天道尚左、地道尚右的观念。这一观念与阴阳观念相结合,形成了左阳、右阴,左阳为上、右阴为下的观念。《史记正义》解释古人“左史记动,右史记言”时说:“左阳,故记动;右阴,故记言。”④此种观念,汉人亦多所复述。《白虎通义·天地》云:“天道所以左旋、地道右周何?以为天地动而不别,行而不离。所以左旋者、右周者,犹明君臣相对之义。”《淮南子·缪称训》云:“凡高者贵其左,故下之于上曰左之,臣辞也;下者贵其右,故上之于下曰右之,君让也。故上左迁,则失其所尊也;臣右还,则失其所贵也。”所讲的乃是先秦时流行的观念。由此可见,先秦时期曾经流行以国君为上、为尊、为左,以臣为下、为卑、为右的观念。
  就契约所反映的债权与债务关系而言,如西周的买卖契约质剂,借贷契约傅别,孟尝君借债予薛民的券书,都是分为左右两半,债权人执左联,称左契或左券,作为索债的凭证,而债务人则持右联,称右契或右券,作为还债的凭证。故《道德经》有所谓“圣人执左契而不责于人”的说法。由于契约是民事诉讼的重要证据,战国秦的制度仍然是“以左券予吏之问法令者,主法令之吏谨藏其右券”⑤,即保管法律文书的官吏收藏右券,执行法律的官吏掌握左券。执左券以索债的观念又引申为对事物握有主动权、控制权之意,如苏代对田轸说:“公常执左券以责于秦、韩。”⑥
  《道德经》所言凶事尚右、用兵贵右的观念,在先秦也可以找到证据。以兵符制度而言,国君掌握右符,将领掌握左符。1978年陕西出土的战国时秦国虎符《杜符》的铭文云:“兵甲之符,右在君,左在杜。凡兴士被甲,用兵五十人以上,必会君符,乃敢行之。”《秦汉金文录》中著录的战国末年新妻阝虎符和《简明中国历史图册》收录的战国阳陵虎符,也有大致相同的错金铭文。
  以政治主张而言,则统治阶级将危害国家统治,破坏社会秩序,扰乱人民思想的主张与作法斥之为左道,列为刑法重点打击的对象,有所谓“析言破律,乱名改作,执左道以乱政,杀”⑦的法律。这也是凶事尚右的体现。
  以农业丰歉之事而言,有所谓“岁星出左有年,出右无年”⑧的说法。岁星即木星。古人以为岁星出于左方,预兆丰年,出于右方,则预兆灾年,体现的也是“吉事尚左,凶事尚右”的观念。
  但是,以上所述只是事情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还有一些资料表明,先秦时代在某些领域还流行着“吉事尚右、凶事尚左”的观念。
  就吉事而言,在朝廷中大臣的位次,乃是职高者居右,职卑者居左。西周王朝有所谓“六大”的官职⑨。据郭氏沫若考证,大宰、大宗、大士位居周王之右,即《小盂鼎》铭文所说“三右”的官职,大史、大祝、大卜位于周王之左,即鼎铭所谓“三左”的官职⑩。大宰为周王室事务的总管,位居“六大”之首,其位居右,体现的是以右为尊的观念。《史记》记赵王以蔺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正义》注云:“秦汉以前用右为上。” 11右坐即为上坐,《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云:“宋公使昭子右坐。”杜预注云:“坐宋公右以相近也。”受国君重用为在君之右,《左传·闵公二年》说鲁之季友“其名曰友,在公之右”,杜预注云:“在右言用事。”亲近、偏袒某方为右某,《战国策·魏二》记苏代对魏王说:“(公孙)衍将右韩而左魏,()文将右齐而左魏。”将事物的重要部分比喻为右臂,《战国策·赵二》记张仪说赵王曰:“今楚与秦为昆弟之国,而韩魏称为东藩之臣,齐献鱼盐之地,此断赵之右臂也。”以上之例都是以尊贵的、重要的、重用的、亲近的一方为右,体现了吉事尚右的观念。
 
 
相关评论